庭經營

關係

宥勝:太太孩子不是負擔, 他們就是我的幸福

作者:陳幸芬

發表日期:2017-08-01

點擊瀏覽數:3928

結婚生子後,宥勝從帥氣型男轉為愛家、愛妻、愛孩子的新好男人。多了暖男爸爸的身分,他的世界都翻轉了,開始滿口育兒經,關注的全是與小孩有關的議題。

 

從2015年與經紀人林宜嫻登記結婚,同年4月9日生下王蕾榛(蕾蕾),低調的宥勝從以往的帥氣型男形象轉為愛家、愛妻、愛子女的新好男人。在今年6月28日迎接兒子YOLO出生,湊成一個「好」字後,他更化身超級顧家奶爸。多了暖男爸爸的身分,宥勝表示「世界都翻轉了」,開始滿口的育兒經,眼中關注的全是與小孩有關的議題。


先顧大的再顧小的,重視女兒的感受

「先顧大的,再顧小的」,宥勝透露,夫妻倆怕蕾蕾擔心有了弟弟後,資源會被瓜分,所以事前做足了功課,不斷對女兒灌輸正確觀念,塑造YOLO的形象「是個很可愛、就像卡通人物一樣的弟弟。」


宥勝坦言,自己很在意女兒會不會吃醋,特別注意蕾蕾的心態。他要求到家裡做客的朋友必須先找女兒,「跟蕾蕾打招呼」,讓蕾蕾感受到大家對她的關心,然後再讓蕾蕾親自帶領客人去看弟弟。「蕾蕾看到媽媽一直抱著弟弟也會問為什麼,我就跟她說,你可以到處跑,但是弟弟只能躺在那邊,讓女兒覺得其實當弟弟也沒有多好。」


「2歲3個月的蕾蕾晉升為姊姊,姊弟相處得很好,她超愛弟弟,常常說:『想看弟弟、摸弟弟、抱弟弟。』我都會叫她小心一點,輕輕摸身體就好,弟弟頭很軟。」宥勝強調,必須讓蕾蕾覺得弟弟是她的家人,不會剝奪爸爸媽媽對她的關心,「而是為她帶來更多的愛,所以父母的行為很重要。」


宥勝表示,生第二胎的感受沒有第一胎那麼緊張,但YOLO出生當天,他早上送老婆到產房後,就趕赴工作現場,工作中還是一直掛念著,「還好兒子有等我!」讓他能到產房親自幫兒子剪臍帶。「兩次都進產房,我只覺得自己幸運;兩胎都能平安,我只覺得感謝老天。」


他回想頭一次陪產的情況,「醫生很『理所當然』拿剪刀給我,我嚇到傻愣在一旁,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意思。」後來去紐西蘭旅行才知道,原來剪臍帶是個儀式,在國外很平常。他表示,第一次為孩子剪臍帶,「醫生把臍帶兩端拉起來,遞剪刀給我,要我從中間剪下。我戴著手套,就像是參與剪綵儀式,感覺非常快樂!」


人只活一次,支持孩子勇敢追夢

「他們都說YOLO五官很像我,我媽看到也說『這根本就是你嘛!』」宥勝談起孩子滿臉幸福,他認為兒子大大的眼睛,超大耳垂,長得很「大器」,看起來有「老闆臉」,個性很安穩又不哭鬧,隨便就睡到翻,完全不需要擔心。「YOLO只會哭該哭的,不會哭那種讓我不懂他要什麼的。」


宥勝把兒子的小名取為YOLO,意思是「You only live once(你只活一次)」的縮寫,「其實這個名字很浪漫,會取這個名字,是想要告訴兒子,人只會活一次,就不要在乎太多事情,想做什麼爸爸媽媽都會支持,只希望兒子長大後能夠勇敢追夢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」


老婆、兒子目前還在月子中心休養,宥勝每天都帶著蕾蕾及整箱玩具到月子中心一起過夜,工作也都拉去那邊開會,時常忙到半夜三更才睡。宥勝透露,蕾蕾從來不會吃醋,反而喜歡幫忙照顧YOLO,也會幫忙推娃娃車。他嘗試讓蕾蕾坐在椅子上抱著YOLO,沒想到YOLO馬上大哭,但把YOLO抱走,結果蕾蕾開始哭,讓他哭笑不得。


聊到爸爸經,宥勝的話匣子大開。他回憶有一次幫女兒換尿布,沒想到尿布一打開,女兒就噴得宥勝一身屎尿。「當下雖然嚇傻了,不過我立刻拿出手機拍照,把這一刻記錄下來。」看來「前世情人」的所做所為,做爸爸的,是絕對的包容。


當太太的救援部隊
成為兩個小孩的爸爸後,宥勝自有一套照顧小孩的妙招,能讓女兒乖乖聽話。「蕾蕾有個睡前儀式,時間一到帶入房間,燈稍微關暗之後,拿出手機播卡通給她看。手機是個讓小孩呆住、腦袋不能動的東西,當她盯住影片再哄她睡覺,關燈後沒多久,蕾蕾就會睡著了,有一點點像催眠的感覺。」


「碰到小嫻管不動時,我就是救援部隊,平常只負責陪玩。」宥勝透露,蕾蕾比較聽爸爸的話,因此若是蕾蕾不聽話,他就會開始嚴肅,認真告訴蕾蕾「不可以」。「我很少罵她,不過一罵她就會知道是錯的事情。」


他認為孩子不需要打,尤其蕾蕾也不適合。「如果平常溝通強度是3,打就是8。蕾蕾個性像男生,打了沒用,挨打也沒反應,可能痛覺遲鈍,反而聽覺比較有警惕效果,因此不用打,大聲罵就夠了。」宥勝坦言自己小時候曾被爸爸打罵,「可能是以前的教養手段,用打罵的方式可以較快速達到效果。」


用孩子的語言溝通,凡事說到做到

對於子女的教育,宥勝採取前衛、開明與放任的觀念,與賞罰分明的路線。他認為男女的教育方法基本是相同的,都要注重根本的待人接物與禮儀,至於學習與發展則看小孩的個性。夫妻倆會討論如何教育與教養,「他們會留在台灣念書、成長,但不一定會待在台北。」


若是未來蕾蕾交男友,他不會阻止,希望讓她自己嘗試、體驗人生,但會要求蕾蕾帶男友回來聊聊。「就像她吃石頭、沙子一樣,小孩子充滿好奇心,從她想吃到真的去吃,期間的1個月,愈阻止偏偏愈想試,愈念就愈反叛,乾脆讓她吃一次試試看,就知道好不好吃,下次就不敢了。」至於YOLO,似乎比較像媽媽,較為內向,「若他以後變成理工宅男,科技超強的,也很棒呀!」


「小孩就算宅在家裡打電動都很棒,因為有個目標、夢想去努力。真正的痛苦是,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,也沒在做什麼,這才辛苦。」宥勝指出,他從教養孩子學到很多,要用他們的語言溝通,凡事必須說到做到,「就跟帶員工一樣。」


宥勝回憶,結婚後第一次放下太太小孩獨自去旅行時,太太十分焦慮,一直說他「要離開家20天還不陪小孩」。但他要出發時,懷孕的太太卻挺著肚子幫他拍照。「我知道她一直支持我,所有的反彈都只是不捨。」他感恩娶到一個好太太,總用笑容望著自己,讓他可以不帶遺憾的往目標前進。


宥勝不諱言,那趟旅行他非常想念太太與女兒,只要有網路就會與她們視訊通話,回國當天正好是他生日,太太看到他忍不住哭出來,女兒也緊抱著他半小時不肯放開,讓他度過一個非常難忘的生日。「以後我不想再離開她們那麼久了,下次的旅程在10天內比較好。」


用力工作、用力玩,找到不同階段的快樂

宥勝也透露,沒拍到婚紗照是這輩子最遺憾的事,但小嫻不想拍婚紗、不想化妝、也不喜歡被攝影師指揮的感覺。後來他帶著太太、女兒飛往尼泊爾、奧地利等地,展開30天的「婚紗之旅」。雖然小嫻不願穿婚紗,還是在維也納時首次戴上頭紗,拍下一家三口的另類「婚紗暖身照」。


曾擔任行腳節目主持人,並在澳洲打工一年,走訪世界各地的經驗讓宥勝的視野更寬廣,人生觀更開闊。「到國外才發現跟台北的生活方式很不一樣,像是對工作與家人的態度。」他表示,台灣人大都是以工作為生活重心,拚命上班賺錢,陪伴家人的時間少之又少;外國人則是家人擺第一、工作第二,他們不認為在工作上獲得金錢與成就是驕傲,照顧陪伴家人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
「對我來說,太太孩子不是負擔,他們就是我的幸福。雖然我每天工作到凌晨2點才睡,眼睛紅紅的,但很幸福。」宥勝認為,人生就是起起伏伏,低潮只是種狀態,「用力工作、用力玩,才能在每個階段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!」

 

宥勝小檔案
1982年生,中央大學財務金融系畢業。2006年,他獨自一人踏上澳洲土地,展開長達362天的打工旅行;2007年,他通過層層考驗,成為三立電視「冒險王」節目第四代主持人。單車旅行、閱讀和從事水上運動是他的興趣,探索世界是他的夢想。

 

 

LINE it! 3
​本文出自當期雜誌: 第26期未來Family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