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教養

親子教養

在辦公室加班吃飯的父母,在安親班看著考卷吃飯的孩子

作者:書摘

發表日期:2017-04-27

點擊瀏覽數:38296

文/  石易平    (輔仁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)


在補習班吃晚飯的童年時光 
 
當我進行家庭訪談時,常常發現掛在冰箱上的家庭日曆是家中最重要的生活元素,上面詳細記載了孩子大大小小的課外活動行程,以及爸爸媽媽為了應付這些教養需求而必須組織的協力人手。受訪的媽媽帶著計算機前來,笑著說妳一定是要問補習和安親花了多少錢吧?她遞來一張補習班的繳費通知單,上面赫然列著孩子的晚餐費用。二○一四年,新北市教育局開始將公立國小課後輔導時間延長到晚上七點。二○一六年,充斥科技新貴與爆肝工人的新竹市教育局也開始跟進,並宣稱是為了減輕家庭負擔。 
 
身處這樣的時空,我開始感受到這些孩子的童年時光就被困在競爭的理性化牢籠裡。如溫水煮青蛙一般,我們開始慢慢放棄和孩子相處的時間,慢慢放棄享受一頓家庭晚餐的可能,成就每天晚上在辦公室看著電腦螢幕吃飯加班的父母,以及托付給安親班和測驗卷一起吃晚餐的孩子。也許有人會說年輕就是要拚事業啊,不然還能怎麼辦?但我們不妨想想,愛拚才會贏的勞動條件終究成就了誰?又犧牲了誰?問問在安親班度過週間晚餐時光、使得「家」成了旅館的孩子。

訪談過程中,許多父母打算讓孩子在上國中前學完國三英文,這樣孩子就可以在國中專心學習其他科目,因此為國小高年級的孩子安排補習國中英文。「要把握住黃金童年學習的窗口」,這樣的效率論是許多父母面對升學競爭的理性考量。於是孩子變成了學習機器人與趕進度的受害者。而輸人不輸陣的從眾焦慮,則賠掉了孩子可以好好適性長大的從容,那份可以發呆的簡單與從容。這是成年後再難找回的素質,而身為父母卻以自身對未來競爭的焦慮,硬是澆熄了那份能夠協助孩子面對自我與世界、思考未來與生活的餘裕。 

 
我很想書寫一份擬似馬克思共產黨宣言的文告,宣告台灣的父母:台灣孩子的童年已經被理性效率競爭的陰霾籠罩,需要革命性的解放。這個理性化的童年時光,如同巨大的牢籠結構,同時殘害親子和家庭,將孩子的時間運用區分為「學習v.s.浪費」 「有用 v.s.無用」,,家庭的時光、親子的互動休閒,甚至放學時間的閒晃,都成了有害的、懶散的、應當去除的元素。我們為了應付自己心中對孩子教育競爭的焦慮,給了孩子緊迫的無趣人生。但是,這份焦慮其實還有另一個出路,那就是去挑戰學校教育系統,去改變當前仰賴安親班才能讓孩子完成回家作業的扭曲生態。 


 
建立協力網絡,挑戰主流親職 

 
因為研究這個主題,常常有朋友對我說:那妳應該會是「好媽媽」,現在就知道怎麼規劃妳孩子的時間嘍?坦白說,我依然與新手爸媽一樣惶恐。在台北的水泥叢林中爬上爬下訪談了三十對親子之後,我聽了太多恐怖故事以及親子之間的僵持,而最恐怖的並不是針鋒相對、大哭大鬧的母子,而是對自己的生活與時間安排沒有想法、沒有好惡,大家都說好乖的那個順從大人安排的孩子。常常,那是個為了父母的方便而壓抑自己的孩子。 
 
但日常的親職實踐就是一種政治。也許我們難以撼動整體勞動條件,但我們可以努力讓身邊的人(包括老闆)了解,工作場所的各項規定該怎麼變更才會對有孩子的家庭更加友善。也許我們無法送孩子去念森林小學,但是我們可以拒絕參加營利的安親班,讓孩子帶著自力完成、不完美的作業去學校,讓老師知道他哪些地方需要加強,也提醒老師回家作業的意義。而對抗主流親職與教育環境帶來的競爭焦慮,單靠父母的單打獨鬥難以完成。誠如美國社會學家韓森(Karen Hanson)所發現,即使在強調核心家庭意識形態的美國,孩子也是在許多親人、鄰居、父母好友的協力網絡下才得以健康長大,父母也才能得到身心平衡的家庭生活。 
 
也許下次,先坐下來觀察,甚至與孩子一起討論他想要怎麼樣的課後時光?答案也許不是你給定的選項,也許你會得到一篇作文,甚至一幅畫、一個戲劇表演。各位舅舅叔叔阿姨姑姑阿公阿嬤,你也可以試著讓孩子焦慮的爸媽思考另一種教養的可能。無論如何,當大人學習放下執著,與孩子建立更好的對話,這會是共享未來家庭生活的嶄新開始。  

摘自 梁莉芳等《做爸媽的一百種方式》/大家出版

Photo:Lucas Jans,CC Licensed.
數位編輯:吳羽茜

LINE it! 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