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教養

-

台灣幼教老師在德國 玩,才是唯一的正經事

作者:朱乙真

發表日期:2017-02-01

點擊瀏覽數:17710

家長可能認為小小孩在幼兒園中,就是要乖乖上課、學寫字,為上小學做準備;但是在德國幼兒園擔任幼教老師的莊琳君說,德國幼兒教育不教學科,而是讓小孩玩得盡興,從「玩」中學獨立。

 

「在德國,『玩』是幼兒教育唯一的正經事,這真的讓我超震撼!」定居德國的台灣幼教老師莊琳君(Kate),曾經是台北雙語幼兒園的「外師」,專門教學齡前孩子英文。搬到德國後,在柏林的雙語幼兒園找到幼教老師的工作,工作3年,她在台灣習慣的教學模式和想法全行不通,每天都在重新學習中。


在德國幼兒園的一天是這樣的:吃完早餐後,孩子們和老師圍成一個大圓圈,會彈吉他的老師拿出吉他,問孩子想唱什麼歌,會唱的大孩子跟著唱,還不會唱的就打拍子,大約15到30分鐘,不想唱了,提早結束也可以。接下來,孩子們自己決定今天想做什麼活動,想和老師到戶外探險的,就自己去換外出服;不想出門的,可以留在學校玩黏土、樂高、積木或拼圖、樂器、畫水彩。


吃過午餐,中午12點開始是午睡時間,不想睡午覺也是OK的,安靜的到另一個教室看書、玩拼圖或畫畫都可以。下午起床吃過點心後,又再選一次想做的活動。然後一直到爸媽來接回家。


學前準備?有啊。孩子得學會修玩具、管理時間、制定計畫、搭配衣服、整理東西、和人相處、自己做決定的「能力」,才算「準備好進小學」。


這些「能力」要怎樣養成?答案是:不停的玩!


德國大不同1:不教「智育」或學科

例如,老師不會在黑板上寫數字,讓孩子認識123。想讓孩子有數字觀念,就利用孩子玩車的機會問他:「你這裡有幾部車啊?」然後數給孩子聽,一部、兩部、三部車,久了自然就學會。


德國父母把孩子送到幼兒園,離開前不是提醒孩子「要聽話喔」、「要專心上課喔」,而是要他們「玩得快樂」。好好玩、認真玩,最好玩得筋疲力盡、一身泥濘回家,才能算是豐收的一天。


德國幼教老師的第一使命,是讓孩子「每天都能享受不同學習帶來的快樂」,祕訣是將主導權還給孩子。


德國孩子從1歲有理解能力開始,雖然還不能用言語表達,就要嘗試找出自己的喜好。每天上午,老師會拿出有公園、積木、黏土、畫圖等等圖片的板子,問孩子「今天想玩什麼」,站不穩的小小孩也會慢慢走到板子前,拿貼紙貼到他想做的活動圖片上。


德國大不同2:下雨也要玩

決定要到戶外探險的孩子,就跟著老師徒步10分鐘左右到附近的公園,有時則一起坐公車或地鐵到遠一點的地方,「每天出去戶外探險,可是德國學前教育的重頭戲!」除非下暴雨或是攝氏零下10度大風雪,不然出遊計畫絕不會取消,「德國諺語說,只要穿對衣服,每天都適合出去玩。」


到了公園就是孩子自由玩樂時間,溜滑梯、爬樹、玩沙、撿松果、鑽到樹叢裡。老師通常只會在遠處注意孩子,不會帶領孩子一起玩,更不會瞻前顧後看著孩子。莊琳君透露,德國老師和父母心臟都很強,就算再小的孩子摔倒了,老師也不會一個箭步衝去幫忙,而是觀察幾分鐘,讓跌倒的孩子試著自己爬起來,真的沒辦法才會去扶一把。

 

德國大不同3:孩子自己想怎麼玩

「孩子總能找出讓自己快樂的遊戲,」莊琳君說。樹枝可以是寶劍,沙子其實是做餅乾的麵粉,落葉小石子也可以變成下午茶的點心。簡單的素材玩出最多花樣,孩子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就這樣一點一滴的養成,無形中也建立起和自然的關係。


她舉例,班上一個剛滿1歲的孩子,因為還不會走路,到公園裡只能坐在沙堆上四處張望周遭的環境。莊琳君發現,孩子用小手抓了一把沙放在手心上觀察,然後慢慢將沙從指縫間落下,落光了再抓一把。整個過程就像正在進行一個重要研究,大概維持了15分鐘,一點不厭煩,「走出戶外,才可以看到世界真正的樣子,和坐在教室裡看圖卡,完全不一樣。」


德國幼兒園開放的玩樂方式,啟動學習能量,孩子每天都得動腦筋想想有什麼可以玩。在莊琳君工作的幼兒園,每星期有一天是「無玩具日」,老師把玩具全部收起來,孩子們從在教室裡玩躲貓貓、把椅子排排放當作小火車,到撿拾待回收的大紙箱,凹折成一個角度就是溜滑梯,最後還把紙箱撕成好幾塊大紙板,一下玩拼圖,一下拿膠帶,把紙箱重組成汽車或飛機,一個紙箱玩了大半天,讓莊琳君見識到,德國孩子不停重複發想、破壞、重建的過程,小小孩子透過玩,培養出各種能力。


德國大不同4:少糾正錯誤、等待孩子自己學

莊琳君說,德國孩子每一步學習都是為了將來的獨立做好準備。生活自理是德國幼兒教育的必修課,不論老師或父母都非常願意等待,不會因為趕時間、嫌麻煩,就剝奪孩子學習的機會和樂趣。


莊琳君班上有個2歲的小男孩邁克斯,第一次成功把褲子穿上時好得意,莊琳君一看,啊!穿反了!屁股被原來應該在褲前的拉鍊卡住,露了一大截在外面,但她還是開心的和麥克斯擊掌,下午媽媽來接麥克斯時也開心恭喜兒子。從頭到尾沒有人提醒麥克斯:他的褲子穿反了,幾次以後,他自然就會知道要把有拉鍊那一面穿到前面來,如果一開始就糾正他,也許孩子就失去「自己做」的勇氣。


德國大不同5:不介入孩子糾紛、不問誰霸凌

莊琳君說,在德國的幼兒教育觀裡,0到3歲的肢體攻擊行為是發展階段必經過程,持續到4歲後則是同儕霸凌問題。一位被霸凌的孩子里歐的家長告訴她,遊樂園和公園是屬於孩子的世界,「那裡的遊戲規則不是大人說了算的,里歐不能一直害怕比他高大的孩子,他若不想接受別的孩子訂的規則,得自己找出方法。」


果然,里歐逐漸發現,有很多方式比邊打邊哭更能有效制止霸凌行為,他現在會用堅定的口氣大聲說「Stop!」要對方停止,也釋放出「我不怕你」的訊息。


經過3年的震撼教育,莊琳君也有了小小的幼教夢想,儘管改變台灣幼教現狀並不容易,但除了將此經驗寫成處女作《德國幼兒園原來這樣教》,她還希望,有朝一日,可以建立「玩出大能力」的幼兒園。

LINE it! 59
​本文出自當期雜誌: 第20期未來Family雜誌
​愛上學,才學得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