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教養

教育教養

于巾幗養出兩個哈佛小孩 變形虎媽的4個教養法

作者:彭漣漪

發表日期:2017-01-01

點擊瀏覽數:54021

電影《變形金剛》中的外星人戰鬥金剛,並非時時處於「戰鬥」狀態,適時低調柔軟的隱身地球,有其必要。于巾幗有如「變形虎媽」,必要時可戰鬥、不必要時可溫柔,結合東方的嚴格與西方的鼓勵,教出一對優秀兒女。

 

養出一個哈佛學生可能是幸運、可能是機緣、可能是天分,但家有兩個哈佛生,機率可不高,父母肯定有與眾不同的方法。


住在加拿大的于巾幗因為小兒子竟和姊姊一樣,都在剛滿16歲時,就被美國哈佛大學提前錄取,有太多望子成龍、望女成鳳的父母追著她問:「怎麼養出兩個哈佛的孩子?」於是,于巾幗決定把她的經驗和感想寫清楚說明白,出書詳談,《未來Family》特別專訪她,談談多年來一路摸索出來的心得。


于巾幗本身也是出身名校,婚後做全職媽媽,拿出讀書研究的精神勤看教育心理學、教養理論,在孩子身上「做實驗」。她的女兒及兒子,成長過程在旁人眼中,就是一整個優秀到不行。


兒女超優秀

女兒蕭宇琪10歲拿到溫哥華青少年交響樂團協奏曲大賽冠軍、11歲拿到加拿大全國鋼琴大賽四手聯彈組冠軍、12歲拿到加拿大全國拼字大賽大溫哥華區亞軍、13歲拿到加拿大卑詩省數學競賽冠軍、14歲拿到加拿大卑詩省水球大賽冠軍、15歲擔任加拿大全國知識競賽卑詩省冠軍隊主教練、17歲成立科技醫療網路平台公司Kynplex.com、18歲擔任百特全球生物製藥公司BAXALTA策略開發大學生研究員,主導完成130萬美元的癌症治療計劃案。


蕭宇琪在19歲獲得臉書第一個投資人Peter Thiel 所創立的泰爾獎,休學創業,後來美國NBC News 專訪,被譽為全美最年輕的亞裔女性CEO。


兒子蕭宇陽也不遑多讓:9歲成為西雅圖青少年國際音樂大賽有史以來最年輕金獎得主、加拿大全國鋼琴大賽個人亞軍、11歲拿到大溫哥華拼字大賽冠軍、12歲拿到加拿大卑詩省水球大賽冠軍、13歲拿到加拿大數學公開賽卑詩省校隊競賽冠軍、14歲拿到加拿大卡利數學競賽卑詩省校隊冠軍、15歲拿到加拿大全國鋼琴大賽冠軍、16歲擔任加拿大奧林匹克化學競賽隊隊長,獲世界銀牌。


最新現況是:蕭宇陽跟隨姊姊的腳步去創業,17歲成立科技醫療公司LUMINOPIA,以虛擬實境的電腦科技治療有關眼睛的各種疾病、擔任哈佛大學學生會代表兼財務長……。


兩姊弟的「豐功偉業」太長,記者其實省略掉很多沒列,但這些已經羡煞無數爸媽。


東方式教養真有優勢?

《虎媽的戰歌》一砲打響東方式嚴格管教的厲害,耶魯大學法律系教授蔡美兒同樣養出兩個讀哈佛大學的女兒,大女兒還要繼續攻讀耶魯法學碩士。難怪不少父母引頸期盼,長住加拿大的于巾幗,能分享的教養祕密是什麼?真的有所謂的東方式教養優勢嗎?


于巾幗畢業於北一女,移民加拿大後就讀西門菲沙大學(SFU)計算機系,並認識了同校讀計算機博士的先生蕭峰,蕭峰是大陸人,畢業於清華大學。她歸納養出兩個哈佛大學孩子的祕訣精要:「成功結合了東方人的嚴格和西方人的鼓勵,才有今天的成績,」于巾幗一句話總結。女兒好帶、兒子難搞,于巾幗的「加拿大版虎媽戰歌」顯然經過嚴厲考驗。


東方人的嚴格,指的是及早盯緊孩子養成優良的學習習慣及方法,高標要求;西方人的鼓勵,指的是高標要求的同時,當孩子面臨競爭或表現的壓力,要適時給予肯定並讓孩子放鬆心情。


電影《變形金剛》中的外星人戰鬥金剛,並非時時處於「戰鬥」狀態,適時低調柔軟的隱身地球,有其必要。《未來Family》發現于巾幗有如「變形虎媽」,必要時可戰鬥、不必要時可溫柔,以下歸納出她摸索出的4個教養法。


變形虎媽教養法1:前緊後鬆

「大部分的父母作法是前鬆後緊,但我認為,小時候要逼,大了以後可以放手,」于巾幗在孩子還小時,投注了大量的力氣,為孩子設定高標準,「所謂的商量只是形式」,她不諱言,那時不是談民主的時候。


她在宇琪、宇陽小學時期,不但嚴格要求他們必須做完所有指定練習題,並且必須達到接近「perfect(完美)」的程度:「我時常告訴他們,小學所學的各種知識及技能,都是比較簡單的,如果這個時候,都不能對自己要求完美,那到了中學,什麼都更難了,就更不可能有好的成果。」


兩個天真無邪的孩子當然「根本不明白求上進的大道理」,但知道,做不到95%以上,就要重做,「他們為了多出一點點可以自由玩樂的時間,還是專心的將我要求他們完成的作業,做得又快又好,明白這才是躲避更多功課的唯一途徑,」于巾幗說。


變形虎媽教養法2:小時候全面探索

都說要及早讓孩子展開探索,到底要多早?于巾幗因為一件意外,真的很早就開始做這件事:她懷女兒時發燒感染,于巾幗擔心女兒後天發展受到影響,對宇琪的教育,「可說是精心策劃」,2歲開始,便常使用Reader Rabbit來幫助她學習英文,在宇琪還沒上學很小的時候(後來宇陽也是),于巾幗便開始在家中教孩子數學,從數數到四則運算。為鍛鍊並開發身體各部位肌肉及神經的協調性,同時讓孩子大量運動,宇琪3歲開始學游泳、4歲開始學鋼琴、5歲開始學花式滑冰。還好宇琪也乖巧懂事,認真好學,各項技能小有所成。


變形虎媽教養法3:該鬥法時就鬥法

相較女兒的乖巧,兒子小時候則愛哭不好帶,讓于巾幗吃盡苦頭,用在女兒身上的那套不管用,要另外想辦法。對兒子,于巾幗守住一個底線:不讓你用哭來讓我屈服,該教的規矩、該做的事,不能因為孩子耍賴就放棄,而要耐住性子繼續「鬥法」。


即便是在公眾場合也不「屈服」。「老外應該很容易就認為我兒子有病,兒子3歲時到餐廳吃飯,從頭哭到尾,」于巾幗回憶這些尷尬的時刻心有餘悸,但很開心自己挺了下來,沒放棄。


宇陽小時候幾乎對每一件事都抗拒,以大哭特哭來回應,帶他去滑雪也哭,去游泳也哭,但于巾幗會耐心等他做這件事。「宇陽不肯跳進池子,我就在池邊陪他一下午,告訴他:『你不做,我不走』,一定等到他做為止,」于巾幗說。


變形虎媽教養法4:讓孩子自願的高效率做事
于巾幗強調,「高單位效率」是另一個必須提早養成的好習慣,小孩子多半缺乏耐心,要求他們長時間坐在書桌前讀書或做事情,不旦效果不彰,反而養成他們混時間的壞習慣。


于巾幗個性屬於高效率型,她導引孩子願意高效率的學習、做事,例如學鋼琴時,她會跟宇陽溝通:我們以後不要再定時練琴1小時,我們一個曲子一個曲子的分開練,只要你可以按照老師的要求,認真正確的彈好3遍以上,那個曲子就過關,你可以休息15分鐘,隨便玩一下。之後,再練下一個曲子,每天練完老師規定的功課,就可以自由玩樂,不一定要練滿1小時。


養出兩個哈佛大學的孩子絕不是意外,從美國版到加拿大版的虎媽,指出同樣的方向:在孩子小時候養成自律、規矩的好習慣是必要的。

 

蕭宇陽:媽媽很守信用,幫我養成專注習慣

我很小的時候開始,媽媽就在家教我各種知識,陪我練習各項才藝。記得年幼的我,很愛玩,總想要多一些自由玩耍的時間,不想總是坐在書桌前讀書,那時候,媽媽為了使我有動力快速又正確的學習各種知識,每個週末,都會和我討論下一週的學習內容及分量,我們一起訂定每週學習計畫,只要我以95%的準確度做完所有的功課,剩下的時間,就可以自由的玩。


為了可以有多一點玩的時間,我總是先花上大半天的時間,和媽媽討價還價,企圖減少一週的工作量,直到媽媽生氣了,我才開始做這一週的功課。因為只要正確的做完所有的功課,剩下的時間都可以玩,所以我也不再浪費時間,立刻專心迅速的做功課,往往4~5天就做完了一星期的量,每個星期總會空出2~3天自由玩樂的時間。
媽媽很守信用,從來不會在我提前做完功課後,再增加額外的量。久而久之,我養成了讀書的時候專心讀書,玩的時候盡情的玩,爸爸也常說:「聰明的人,要work hard and play hard,無論是讀書還是玩,都很專心有效率。」

 


蕭宇琪:媽媽的作法增加我的自信

「宇琪,我們改學小提琴好嗎?」我從4歲開始學鋼琴,很認真的每天練琴,雖然很快的考到加拿大皇家音樂學院鋼琴十級的證書,但參加鋼琴比賽,卻總得不到好名次,正當我心中懊惱為什麼辛苦努力,卻得不到回報時,媽媽突然問我要不要改學小提琴。


她告訴我,我之所以在鋼琴比賽上不能有傑出的表現,不是因為努力不夠,而是天生手太小,力道不夠,無法彈出鋼琴名曲的音樂變化。但是拉小提琴就沒有這個問題了,可以按照自己手的大小,選擇合適的小提琴,也不需要太大的力度,就可以拉出動人的旋律,我聽了覺得很有道理,就開始改學小提琴。
由於我的鋼琴基礎扎實,經過了一年小提琴技巧的專業訓練,我不但在小提琴比賽中勝出,更考上溫哥華青年交響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。成功的轉向學小提琴,不但增加了我在音樂方面的成就,更重要的是,增加了我對自己能力的信心。

 

更多哈佛媽媽于巾幗的靈活教養法收錄在《優秀不是靠運氣》中:

2017/01/20由天下文化出版

LINE it! 170
​本文出自當期雜誌: 第19期未來Family雜誌
​親子關係,是一個人生命中牽絆最深、糾葛最複雜的關係,夫妻可能離婚,但你無法選擇父母,也不能選擇子女,而且親子這個連結一輩子切不斷。俄國作家托爾斯泰說:「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