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教養

教育教養

中原大學副教授 曾陽晴〉所謂饒恕,是釋放自己

作者:曾陽晴,羅梅英

發表日期:2017-01-01

點擊瀏覽數:18295

父親在外面有其他家庭,因挪用公款而入獄,曾陽晴曾想「你死了,我們家裡的羞辱就沒了。」
後來才逐漸了解:「報復其實是傷害自己,寬恕才能釋放自己。」

(本文由曾陽晴口述、羅梅英採訪整理)

以前我非常討厭過年過節,別人家是快樂團圓,我們家是怒氣沖天。因為爸爸外遇,在外面還有其他的「家」,他要跑ㄊㄨㄚ、趕著去別的家吃年夜飯;媽媽非常憤怒,曾經煮菜煮到一半,鍋鏟就直直的射出來,過年沒有一次是快樂的,中秋、端午也一樣,家裡永遠烏雲罩頂、氣氛恐怖。長大後,我常藉口學校有事,用盡各種理由不回家。


我10歲的時候就知道爸爸外遇,小學四年級時,有一天他幫我請假、帶我出去玩,指著一個小男生說這是你弟弟,但我明明是家裡的老么啊!瞬間我立刻理解爸爸外遇這件事,我很不爽,從頭到尾都沒有理這個弟弟。


初中時爸爸入獄,家庭破碎

我念初一時,爸爸因為挪用公款2000萬元被抓入獄,我記得他出事那天是週六,我從學校宿舍要回家時,學校的訓導和教務主任都送我到門口,舍監特別叮嚀我一定要回來上課,我心想老師們怎麼那麼怪。回到家,看到檢察官和警察在家裡搜索,我才明白難怪同學們看我的眼光都怪怪的,原來大家都看報紙知道了,報紙登了一整版報導,從這一刻起,我家破碎了。


爸爸貪汙入獄,對品學兼優、成績全校第一的我來說,是一個很大的羞辱,造成我心裡很大的黑洞,我從原本的天之驕子,突然間,同學們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。我心裡想:「你為什麼不去死,你去死,我們家的羞辱就沒了。」從初中起到博士班畢業,從來沒有一個同學來過我家,我連和太太交往、結婚,都不講家裡的事。


爸爸入獄七年半,我念大三那年,爸爸出獄,家裡幫他擺兩桌、接風洗塵,原本6點要吃飯,我故意等到9點半才回家,本來以為一定結束了,沒想到沒有一個人動筷子,因為爸爸說要等我回去。當場我強烈表達了我對他的不滿。


爸爸在家裡住了兩年,我們都把他當隱形人,沒人要理他,我心想,你回來幹嘛?兩年後,他就受不了就離開了,我猜他去別的家住。我想他不回家也好,免得尷尬。日後回想起來,我比他更殘忍,逮著機會,每見他一次,我就傷害他一次。


我冷酷無情到,有一次爸爸打電話來交代後事,說他死了之後要把骨灰灑到基隆港,我冷冷回話:「好,我會照辦,還有其他要交代的嗎?」


後來因為信仰,我願意和爸爸和好,爸爸信主時已經80歲,那年過年他終於不跑ㄊㄨㄚ,在家裡完整的吃完年夜飯。父子和好後,我常回去陪他聊天、吃飯、看電視,聊他小時候的故事,他曾被日本人徵兵到南洋和北越,變成戰俘、差點在海南島被槍斃,還做過走私生意。


我很慶幸在他過世的前十年,父子和好。我用「和好」字眼來形容我和爸爸重修父子關係,因為,你叫我到爸爸面前說我原諒你、饒恕你,這個我沒辦法做到,所以我用和好來形容。


爸爸的陰影造成不敢生小孩

對我來說,因為信仰,讓我願意放下對爸爸的怨恨,也重新面對生命中的問題、重建我的生命和婚姻關係。
結婚前幾年,我和太太的關係很差,我對她很冷漠;我認為她應該解決她自己的問題,夫妻生活不需要太多的交集,因為在我的原生家庭就是各過各的,家人聚在一起,最後總是不歡而散,我常說如果妳不爽的話,我們就離婚。其實她需要的只是我關心她,和她生活有交集,互相尊重的溝通。


太太每年都問我:「我們生小孩好不好?」我想都不想就說:「不要,」她問為什麼,問了好幾年之後,我才跟她說:「因為怕自己像爸爸一樣,劈腿、亂搞,管不好小孩,最後讓小孩怨恨我。」信主之後,我終於下定決心生小孩,婚姻關係漸入佳境。


從小爸媽其實不太管我們4個小孩,所以我當了爸爸也一樣,不是那種很會管教孩子的爸爸,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管好自己,大原則不出錯就好;我會陪女兒玩,像我常運動,我們父女倆會一起跑步、做肌耐力訓練,她5歲時就跟著我去溯溪,我覺得這些未來都會是她的回憶。


爸爸託姊姊向其他手足道歉

和爸爸和好之後,我一直懷疑他到底知不知道,他對我們孩子的傷害,一直到他的追思禮拜上,每個人都要說一個爸爸的小故事,是其他人不知道的;姊姊說,爸爸在過世前兩週曾找她過去,向她下跪,說爸爸對不起你們,做錯很多事情,都沒有跟你們道歉過,請她幫爸爸跟其他手足道歉。也請她代他跟媽媽道歉,這輩子拖累她,但其實媽媽就在隔壁房間,他不敢當面說。


所有孩子聽了都很震驚,因為爸爸是日據時代的大男人,從沒認過錯。爸爸過世之後,我一直在想,雖然我們和好,但彼此都沒開口說:「對不起。」我後來跟上帝和天上的爸爸說:「我也要向你道歉,」但已經太遲了,整整15年,我故意忽視他的存在,我傷害他可能更多。


隨著年紀漸長,我試著理解爸爸,他之所以犯錯,是因為媽媽被人倒會,欠了200多萬元,在那個老蔣都還在世的時代,這是個大數目,他想要解決問題;我在想,如果我是他的話,能不能做得更好?在他出事入獄之前,他也把幾個家搞定,那是他自己的人生,做孩子的不需要一直糾結在這裡,憑良心說,他也花了很多心力照顧我們這個家。


所謂的饒恕,是釋放,釋放的是自己而非對方;人會想要公平公義,以為不饒恕對方就是報復,但其實傷害最深的人是自己,一直把自己關在恨的牢籠裡,日子並不好過。

 

和解的瞬間

 

36歲那年,在太太帶領下,我開始信主,讀聖經念到一段「要存憐憫的心,彼此饒恕,」我就哭了,腦海裡浮現爸爸的樣子,我知道上帝要我跟爸爸和好,但我說「不可能」,我每天為這件事禱告,但也不知道怎麼做。

一年後,我接到爸爸的電話,說他腳痛,找不到其他人帶他去看醫生,不得已叫我帶他去。在醫院候診室,我告訴他:「我信耶穌了,我幫你禱告好不好?」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我走到他面前跪下,全候診室的人都嚇一大跳,因為他一耳重聽,所以我很大聲的用台語為他禱告,希望他能聽到,所有人為之側目,整個氣氛好尷尬,現在叫我做也做不出來。
後來我邀請他上教會4次,他自己就近找了一間說台語的教會,半年後,他決定要受洗,我問他為什麼?他說:「在醫院你替我禱告,爸爸很感動,你是我最愛的孩子,我願意相信你相信的耶穌。」聽到這,我忍不住哭了,不敢相信這是他會說的話,哭到我太太以為是爸爸出了什麼事。

 

中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曾陽晴的父親外遇及貪污入獄,一直是他心裡的黑洞,10幾年來從沒跟人提過家裡的事;爸爸出獄之後,整整15年曾陽晴故意忽視爸爸,後來他在信仰中找到力量,才願意和爸爸「和好」。

LINE it! 31
​本文出自當期雜誌: 第19期未來Family雜誌
​親子關係,是一個人生命中牽絆最深、糾葛最複雜的關係,夫妻可能離婚,但你無法選擇父母,也不能選擇子女,而且親子這個連結一輩子切不斷。俄國作家托爾斯泰說:「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