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專欄

寶瓶文化

處理孩子悲傷的方法只有一種:請允許他們悲傷

作者:寶瓶文化

發表日期:2016-08-18

點擊瀏覽數:24818

文/馮以量

哭吧!允許自己悲傷

陪伴失親家庭的那段日子裡,我觀察到家中的大女兒一直在壓抑著自己的憂傷。難得她這次可以放聲哭泣,怎麼能阻止她的悲傷流通呢?

我沒有阻止她的長輩罵她,等到商討完後便對她的外公說:「我可以帶她出去,陪她一下嗎?」

得到他們的允許,我蹲下來對著女孩說:「我們到樓下花園走走,好嗎?很快就回來。」

我牽著她的手,陪她走出房門時,她的外公依然大喊:「叫你不要哭!」

聽到這句話,我心裡是生氣的。可是我需要把生氣放在一旁,我知道我生氣的不只是外公而已,而是整個中華文化的社會。這個社會不鼓吹顯露悲傷、不允許傷心的人流下眼淚。我不怪外公,因為他看不到外孫女已經無法再硬撐她那憂傷的身心!

要處理小孩的悲傷,只有一種方法:請允許他們悲傷。所以,請成年人不要試著壓抑自己的悲傷,請誠實面對自己心中那五味雜陳的悲傷。唯有這樣,我們才知道如何陪伴小孩面對他們的悲傷。因為我相信壓抑的悲傷會藏在潛意識裡,會有意無意地在往後的日子裡扭曲生命、腐蝕心靈。

我們走出房外,她便開始哭泣。我不得不停在走廊。蹲下來,我看著依然哭泣的她。

「不是我不要哭!」她抽泣地重複兩次。

「嗯。是的。不是你不要哭!」我複述。我知道這意思是剛才父親離逝時,她無法哭泣。 

「這段日子,你看到大家都哭了。所以你告訴自己不要再哭了。哭了也沒有用!」我輕聲地說出她心底的話。

她聽到這一句話,哭得更大聲。

「孩子,你的眼淚是我非常珍惜的,在我面前,你只需要負責哭泣。現在你不需要再管任何家務事,你現在只需要好好地照顧自己的心情。」我握起她的手,放到她的心上。

 

對孩子說:沒關係的,你可以傷心

晚上八點半,我在花園裡剛完成長達一個小時的慢步運動。乘電梯上樓回家前,我和一對父子共同走入了電梯內。

我背對著他們,面向著電梯門口,聽到他們的對話。

父親:「I know you are sad. 」(我知道你傷心。)

兒子:「……」

父親:「And it is ok to be sad.」(沒關係的,你可以傷心。)

兒子:「……」

後來他倆不語,我們只是安靜地跟著電梯繼續升高……

抵達四樓時,電梯門口打開,這對父子走了出去。我看到這大約六歲的男童手上拿著一個塑膠製的小魚缸,那透明的魚缸裡什麼都沒有。穿著上班襯衫的父親,拍了拍男童的肩膀,摸摸他的頭髮,父子倆一同走出了電梯。

電梯關上時,一種感動浮上我的心頭。從這對父子的交流中,我猜想,剛才這位父親帶著兒子去埋葬死去的魚兒,做了告別吧?

 

同理憂傷,允許悲傷

這位父親真棒!

他的第一句話「I know you are sad」,把兒子的悲傷情緒說了出來,認同兒子心中的悲傷。他不像其他父母會說:「不要哭!」或「有什麼好傷心的?」那會讓孩子內心的憂傷卡住而無法流通。久而久之,小孩學會壓抑每一次的悲傷,那累積過量的悲傷無法流通時,它必定會腐蝕孩子的生命。

當男童的悲傷能夠透過父親表述出來時,他心中的悲傷便得到了一個被關注的位置了。

父親的第二句話 「And it is ok to be sad」,讓孩子不但能夠接受自己的悲傷情緒,還能夠允許自己經驗那悲傷的情緒。爸爸提供了一個空間,允許男童經歷他失去寵物的悲傷,而並非大部分的父母那樣:「沒關係,我再買多一條金魚給你。」或「就只不過是一條金魚而已嘛?!」 

每一個生命(就算是寵物)的離世都需要被哀悼,因為我們知道每一個生命都無法被取代。我覺得每一次的生命離世,都是父母教導孩子面對悲傷最好的機會教育。 

 

先允許哀傷流動

每一次面對失落的事件,藏在心底的悲傷猶如深處的水流,它不該是被卡住的,而應該被流通,那麼心中的水壩才不會輕易崩塌。 

當我們能夠疏通孩子的悲傷情緒時,孩子也將學會如何尊重自己的情緒。這個過程能培養出孩子對自己生命的尊重,那叫「自重」。一個懂得尊重自己的孩子,自然會用同樣的方式尊重親友。

 

感謝這對父子教會我如何面對生命的失去。 


要讓愛流動,就先得允許哀傷流動。

如果哀傷是場暴風雨,倘若有人陪伴,就讓那猛烈的暴風雨狂掃你內心的塵垢。請加一點冒險,讓哀傷療癒。

如果哀傷是一朵烏雲,而你也願意的話,就讓厚重的烏雲灑下一場春雨,滋潤泥土裡的一切生物。請加一點愛心,讓哀傷昇華。

 

是能量轉化,是能量加法

其實,哀傷是種能量。

而多數人偏偏不喜歡這種能量,並把它稱為「負能量」,促使我們抗拒哀傷。

說起來,因為我們不懂,也無法承接哀傷所帶來的傷害、影響及沉重的氛圍,所以整個社會、大環境便急著要撲滅哀傷的能量。

我們常聽見心疼你的親友說:「你要快點走出來」、「你沒有權利悲傷」、「你不要再哭了」、「你的孩子需要你,請不要再流眼淚了」等等。這些心疼你的言語,會讓人在面對厚重的哀傷時,更添一份無力感。

根據大自然的法則,所有的能量都不能被消滅或被創造,它只能被轉化(transform)。同理,情緒的能量,譬如哀傷,也一樣不能被消滅或被創造,只能被轉化。

希望大家都能看出:有關轉化,我們只能用「加法」,而非「減法」。因此,我懇請你不要急著消滅你的哀傷,因為這會徒勞無功。你愈想消滅它,它的反彈力會愈大。

摘自 馮以量《允許悲傷》/寶瓶出版


Photo:David D,CC Licensed.
數位編輯整理:吳羽茜

 

LINE it! 35